DxChain中文博客

Allan Zhang,区块链里最固执的创业者


Allan Zhang 打算进入区块链的时候,选择了数据存储和计算这个方向。

Allan 原本是另一家 AI 安全公司 Trustlook 的创始人。在创业过程中,他发现包括 Trustlook 在内的创业公司都面临一个关键问题——花在数据存储和计算上成本太高,而区块链技术的兴起,让他看到了降低成本的可能性。

抛开20年经验进入全新领域

作为硅谷著名网络安全公司 Palo Alto Network 的创始工程师,以及移动安全公司 Trustlook 创始人,在安全领域有接近20年的经验,进入区块链的时候,Allan 却并没选择安全作为切入点。“进入任何一个行业我首先会忘掉我自己所有会的东西,我会回到原点来审视这个行业到底缺乏什么,这才是机会所在。”

而在 Allan 看来,他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数据和计算的瓶颈,千千万万创业企业也遇到了,这就是市场最大的机会,Allan 希望以数据存储作为算力

Allan 有这个主意的时候,并不知道市场上有 Filecoin这样致力于区块链存储的公司。2017年第二季度,他开始召集组建团队。但很快, 8月初,Filecoin 就通过 ICO 创下区块链史上的募资记录。

市场资金的热度这证明了他的想法并没有错,但同赛道对手的强大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别人拿了美式装备我们就直接交枪了吗?我不是一个容易认输的人”,他说。

到了七八月份,项目和团队都组建到位,大家朝着以数据存储作为算力为方向去构思项目,就在这个过程中,Allan 父亲重病,他不得不回国守候,由于人在中国,他退出了项目,把领队的位置交给了团队。

等到处理完家事回到硅谷时,只剩下他单枪匹马一人,在中国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揣摩以“数据作为算力”这个最初的构思的可能性,与此同时,之前的团队却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捡起了这个最初的构思,重新开始组建团队,恰好是今日的 DxChain 团队。

“我能力最强的不是写链,也不是募资,更不是市场和公关,但是我知道谁能跟我一起把这个事干出来,这是我的能力”,Allan 说。

Allan 2017 年年底回到硅谷后,找到了老朋友王伟 —— 在工业界有数年分布式存储计算研究经验的 AT&T 区块链首席科学家,又找到擅长于写代码的老朋友 James Li。就这样,Allan 开始了区块链上的第二次创业。

慢就是快

“慢就是快“,Allan 说他始终坚信这件事情。

2017 年年底回到湾区后,Allan 和其它两个创始人在 Trustlook 的会议室里关了三个月写白皮书。他们没日没夜地读论文,讨论技术,甚至是争吵。

1月份时,三个人曾经出过一版白皮书,大家推翻了,Allan 把打印好了的白皮书撕碎了,宣布重来。到了 2018 年 2 月初,DxChain 的新白皮书基本成型。

在这个过程中,数字货币市场由盛转衰,比特币价格从 19000 美金跌至 6000 美金左右。很多人都跟 Allan 说,说他延误了时机,花那么多时间写白皮书是不对的,重要的是抓住市场。

“如果你相信区块链技术,你确实想把这件事情落地,那么你最主要的关注点不应该是币价,而是应该关注项目本身”,Allan 说。

融资固然是需要的,到了 2018 年中国农历新年前夕,DxChain 的白皮书接近收尾,市场非常差,Allan 并不知道能不能融到钱,但他决定看看市场反应。

农历腊月二十九,Allan 和他的融资团队接触到了他们的第一个投资人—— PreAngle 的创始人王利杰。

十分钟之内,王利杰就在微信上拉群,把 Allan 介绍给了另外几名投资人,当晚9点06分,他在群里和大家打了第一个招呼,并发了个白皮书文件;9点24分,投资人表示要听他们的Pitch。

几分钟后,Allan和王伟、投资人带着他的技术团队,一起开了个线上会议,花了两个小时把公司的技术逻辑梳理了一遍。第二天,这位投资人就按照前一天晚上约定的额度,把币打到了公司的钱包里。

尽管正在春节假期当中,Allan 接触到的几个投资人全是这个节奏——第一天 pitch,第二天做决定甚至打币,沈波、蔡文胜以及 Kevin Hsu 等人都是这样进入了Allan的项目。就这样,六天时间里,Allan 完成了基石融资部分。

很多投资人都相信区块链的存储和计算是区块链技术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只要涉及到存储和计算,即便是以作为区块链最成功的应用比特币来和以太坊来说都显示出巨大的瓶颈——比特币最主要的功能是金融转账,存储和计算问题远没有涉及到,以太坊的出现部分地解决了计算的问题,但是它的计算量仍然非常有限,这也是为什么目前的智能合约都是只能执行一些非常非常简单的功能,也让即便是大把资金进入区块链时,应用仍然限制在非常有限的领域里。

存储和计算的问题是区块链行业的七寸问题,很重要,但不容易解决,仍然有一批投资者人愿意下注这个领域。

融资的过程中有许多诱惑,有知名机构向他们开出的条件是,5%的免费额度,能够帮他们免费站台,这固然是币圈常用的招数,能够很快让项目火起来,然后上币,“把钱都花在了一个机构上,来获得一些热度,真正的开发怎么办?”Allan说,就凭这一点,他拒绝了这样的合作。

摸爬滚打得出的经验

在区块链创业里,Allan 最大的优势是他懂得如何做一个好的企业家,而这些经验正是来自他以往创业。

Allan 天生有创业的基因。

2008 年加入 Palo Alto Network,Allan 成了这家网络安全公司第二名安全工程师。到 2012 年这家公司上市时,他基本实现了财务自由。然而当年 12 月,他就离开了这家公司,那个礼拜他才刚刚拿到 EAD 卡。这样做非常冒险,EAD 卡的发放表示绿卡已经走上程序,一般人会等到拿卡180天之后才会离职,因为按照美国法律,180 天后程序才不能被撤销,但是Allan 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创业了。

当他从 Palo Alto Network 离开的时候,其它现成的变现机会摆在他面前:网络安全公司 FireEye 邀请他去带领安全工程师队伍,云安全公司 Arista networks 也邀请他加入,但他看好了移动互联网安全的创业方向, 2012 年时安卓还是最原始的版本,需要产品的守护安全,他认为这个领域大有可为。

2012 年离职之后半年时间里,他就在家里一个人写 Trustlook 的原型,这个期间,FireEye 上了市,如果他在当时加入,又是一次套现的机会,“那个时候我也不缺房子也不缺车,不缺太太也不缺孩子,不为自己活一把总是感觉缺点什么”,他说。

2012 年前后,硅谷的中国背景的创投基金刚刚成立,斯坦福大学的张首晟教授的丹华基金等刚刚成立,他们成为 Trustlook 的天使投资者,另外一名投资者则是来自中国的网络安全公司创始人,Allan 当时并不知道这笔投资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隐患。

当时和这名创始人和周鸿祎一起都希望投资 Trustlook,这名创始人以朋友的身份说服 Allan,让他拒绝周鸿祎的投资,并表示自己的公司绝不会做个人移动安全产品,Allan 选择接受了朋友的投资。

拿到这笔投资之后, Trustlook 的产品还未上线时,投资人食言,自己公司的同类产品上了线,Allan 以为是自己速度太慢了,接受了这一事实。

然后,这名投资人又建议 Allan 去他们的平台上去做推广,以提高用户增长速度,Allan 听从了建议,他的员工和平台签署了推广协议。

推广需要费用,移动互联网一切都需要快,此时去机构融资需要五六个月,Allan 守正出奇地在微信朋友圈开始了一次众筹,几天时间融到了 300万美元,40 多名朋友参与了这次众筹。拿到钱后,Trustlook 开始了推广。

Trustlook 的财务 Allan 一直交给一名朋友管理,这名朋友以前一直帮助思科做并购工作。没想到的是,2014 年的某一天,这名白人老头把 Allan 叫到办公室告诉他,“你破产了,你知道吗?”

“怎么可能?账上还有200万美元!”,Allan 被打击到之后才知道,投资人公司平台推广费用蚕食了他数百万美元,远远超过这个数。

寒冬很快来临,当年的9月,创投圈的资本寒冬来临,Trustlook 面临了一次生死危机,幸运的是,Allan 在寒冬里再次搞定超过千万美元的融资,一直到现在,已经有了盈利能力的 Trustlook 账上还躺着当时融资的钱。

这些跌过跟头得出的经验,被 Allan 带到了 DxChain 的创业历程中。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Allan 被投资人们指责固执、不听劝,但在 Allan 自己看来,区块链和币圈这个领域太新,并不像传统创投行业创业经验被大多数验证过。

在区块链行业,很少有经验能拍着胸脯说自己一定是有效的,“这个时候有自己的判断,从海量信息里形成自己的判断和打法才是正确的路径”,Allan笑,他知道别人说他 “dumb”、“stubborn”,但是他认为,“坚持自己” 才是唯一的出路。

Author image

About DxChain

DxChain is the world’s first decentralized big data and machine learning network powered by a computing-centric blockchain.